首页 > 分享专区 > 灵异怪谈

阴阳师笔记

2017年07月20日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内容页头部广告位

    可是过了一星期之后,李大胆一家活的好好的,而且这一星期啊,李大胆父子三人会木匠,愣是把那颗大柏树,做了三口柏木大棺材,农村人对棺材没什么害怕的,反倒是羡慕这三口棺材真的瓷实,在城里还换了十几斤粮票,可把别人给羡慕死,当时我爷爷那个恼啊,把我奶奶好一顿教训。(wwW.mianhuatang.la 无弹窗广告)看看,说了这些都是封建迷信,你偏要信?

    可是没过几天,李大胆家的儿媳妇儿就给疯了一样的大早上光着身子就从家里跑了出来的大喊大叫,说家里出事儿了出事儿了,都死了都死了,等人们跑到他家的时候,个个都给吓的屁滚尿流的,

   李大胆家堂屋的房梁上,三根儿绳子上面吊着父子三人。

    个个舌头伸的老长老长,眼睛往外面凸着,那看着要多恐怖就有多恐怖,要不说那么多死法,就吊死的人最难看呢?当时看到这情况,村民们都吓呆了,甚至没人敢去把三个人的尸体从房梁上给卸下来。后来,这重担肯定是交到我爷爷身上,谁让他是队长呢?当时我爷爷双腿直打摆子,吓的面无人色的,后来还是村里的那些老人出面儿,柏木做成的棺材,卖了俩,还剩下一个,没办法大家用杨木板儿做了两个棺材才把这惨死的父子三人给葬了。

    一颗柏树做了三口棺,刚好死了三个人,这是报复不是?——流言一时四起,爷爷都受到了领导的批评,把流言蜚语扼杀于摇篮之中,再这么下去,这队长他别干了。

    下葬了这三个人之后,当天晚上,我奶奶就撕着我爷爷的耳朵道:“让你训我,让你训我,不听我的话,死的就是咱们一家三口了!”爷爷也没啥好说,只感觉到一阵的后怕。

    当时的大环境下,有闲言碎语很简单,爷爷也有办法,就是李大胆一家几口的事儿,谁再说就抓起来当成牛鬼蛇神批斗批斗,三两次下来,就再也无人敢说,可是这事儿就算完了么?

    接下来的事儿,就是我老爹的事儿了,前面就说过,他身体不是很好,就是皇帝身子乞丐命,干不了活儿出不了门儿,当时七八岁的人了,走路都自己走不好。也就是在李大胆一家三口头七的时候,头七回魂儿夜么,这一次整个村子都睡的早,早的很,那事儿大家能管住嘴巴不说,但是谁都知道就是柏树上的神仙杀了李大胆三口。

    也就是那天晚上,我老爹没命的哭,哭的都掉了魂儿似的,一直哭,后来干脆翻个白眼儿的迷瞪过去了,这下可把我爷爷吓坏了,老郭家可就这么一颗独苗苗,这要是没了可了得?马上找了村子里的赤脚医生过来又是把脉又是扎针的,可是没有用啊,村子里的这个赤脚医生是个老中医,当时翻着我老爹的眼睛对我爷爷说:“更臣啊,给娃准备后事儿吧。”

    我爷爷吓的都要跪下了,可是那个老中医没办法,后来就说干脆你抱着往城里的医院去,说不定有办法,爷爷当时就大晚上的啥也不管,直接背着我老爹往城里跑,几十里路呢,那个时候连个自行车都没有,完全要靠走。

    当天晚上没有月亮,甚至星星都没有,爷爷就朝着城里的方向背着我老爹徒步走,那条路老熟了,可是一直走到天大亮,爷爷就那么凭着记忆一直走,后来走的实在是累了,那个年代的人赶路习惯了,也不感觉几十里路有啥困难,可是这一次爷爷感觉这路真难走啊,后来实在是累了,就原地休息一下,摸了摸我老爹,总算是还有呼吸。

    直到天蒙蒙亮,村里的公鸡一叫,爷爷一回头,看到身后的村子很是熟悉,他娘的这不是自己的村儿么?再一看三魂儿吓的没了七魄,自己在的位置,竟然是李大胆家的三座新坟头旁边,坟是埋在麦地里,坟周围的麦苗被踩了一个圈儿,感情这是背着孩子在这三个坟头之前转了一晚上?

    爷爷当时虽然害怕,但是背着孩子总算是有点底气,对着坟头骂了几句,拔腿就跑,一口气跑回了家,奶奶自然是在家哭了一晚上,看到爷爷一大早就回来了,以为跑到城里背着我老爹的尸体回来了,吓的一下子哇的一声哭了出来。“给老子整点吃的,哭啥,娃儿还没死呢,我昨天背着娃去城里,中了李大胆迷魂儿了,他们一家三口好像跟我有仇似的,让我在他们的坟头给转悠了一晚上!”爷爷骂道,然后胡乱的吃了俩窝窝,背着我老爹再一次走,想着这次大白天的,总会没事儿吧。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内容页头部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