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分享专区 > 灵异怪谈

一个通灵者儿时经历的真实鬼灵事件

2017年07月20日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内容页头部广告位

  后来临睡前我妈告诉我,让我以后再遇到这种事就当没看见,不要多管闲事,不然迟早会出事的。我问我妈会出啥事,我妈想了想,说她也不知道,不过肯定会不好,让我别再管就是了。

结果第二天我就真的不好了,发高烧,说胡话,折腾了两天,被我爸打了四次肌肉针,还是不好。最后没办法,我妈就把东村的刘阿婆给找了过来,她是我们村的神婆。

  刘阿婆进屋看了看我,眉头就皱了起来。然后问了事情的经过,我妈也没有隐瞒,一五一十都说了。刘阿婆就摇了摇头,说胡闹什么,人家找个替身要等几十几百年的,这仇结的可大了去了。

  我妈就求刘阿婆一定要想办法,刘阿婆叹息着,就吩咐我妈去买烧纸、香烛、水果,说她尽力劝劝,真劝不走再想办法。

  等我妈买齐了所用的东西,刘阿婆就在我房间的小桌子上摆上了水果、点燃了蜡烛和香,然后就开始神神叨叨地嘟囔着什么。嘟囔了一阵后,就让我妈赶紧去院门外的十字路口把烧纸烧掉,并对着北方磕头。

  我妈回来后,刘阿婆说谈好了。接着就把我妈拉出我的房间,在外边嘀嘀咕咕了好一会儿。等我妈再进屋时,我已经觉得浑身舒服多了,身子不再冷得直打颤,精神也恢复了很多。

  “娃你记住,往后这事可不能再管了,记住没?”我妈看着我叮嘱道,我答应了一声,心里觉得挺委屈的,毕竟当时自己年幼,还不懂得其中的厉害。


第二章:鬼眼


  我的高烧在刘阿婆走后的下午就彻底退了,身体恢复如初。而我一个小屁孩也很快就忘了这事。

  一周后一个周六的下午时分,我正在家写作业,隔壁的李婶就风风火火地跑进我家,找到我妈后就大声嚷嚷道:“快去看看吧!陈博士的老婆喝毒药死了!”

  我妈二话没说就跟着李婶跑出了门。我停下笔歪着头回味着李婶的话,记起了前一周发生的那些怪事,心里就有点痒痒的,于是索性放下作业也跑了出去。

  远远的,就看到陈博士家院门前站了很多人,村里很多人竟然都已经到了,另外就听到院子里有男人嚎啕的哭声,我猜一定是陈博士。

  他家的院子里被村里人挤得水泄不通,那会儿的农村几乎没有什么娱乐,所以遇到这种事就像赶大集,谁都想过来看看热闹。

  我费尽吃奶的力气才挤进人群,然后一点点地往房门口钻。刚挤到房门口,就闻到了一股呛鼻的农药味,我看到陈博士蹲在她老婆身边正鼻涕一把泪一把地大哭,而她的老婆直挺挺地躺在地上,嘴角还残存着白色泡沫。

  屋里有十几个妇女边劝陈博士边抹眼泪,我觉得索然无味,同时也被农药味呛得头晕,就想挤出人群回家继续写作业去。就在这时,我突然看到那些妇女身后多了一个女人,正是陈博士的老婆!她用怨恨的眼神看了一眼陈博士,然后就转身没了踪影。

  “有鬼!”我失声喊了一句,后脑勺随后被“啪!”地揍了一下,我回头一看,是我妈!她瞪了我一眼,然后拉住我的小手就往人群外边扯。

  我被我妈直接拉到了家,然后就是一顿训斥,骂我怎么就不听话呢,又乱说话。

  “可我看到...”

  “看到什么都不能乱讲,刘阿婆说了,你再这样看到就乱说早晚会把命给丢了,你记住没啊?”

  我看老妈确实急了,只有装作很乖的样子点了点头,其实心里一点都不服气。我是个讨厌受约束的孩子,老妈越这样说,我心里就越是反感。

第二天,我从爸妈的谈话里知道了事情的经过。陈博士的老婆因为一点琐事和陈博士的老爹,也就是她的公公吵了几句,结果竟然被公公和小叔子给打了一顿。回家后向陈博士诉苦,没想到又被陈博士打了一耳光,于是就想不开,偷偷喝了农药。

  那几天村里就像过节似的,人们都聚在街头或陈博士家周围,谈论着事情的始末。我觉得这真的没什么可谈论的,一个话题被翻来覆去地说来说去,真的有意思吗?可村里人不这么想,他们个个一脸的兴奋表情,比比划划地讲述着自己对这件事的看法和期待。期待陈博士老婆的家人过来大闹一场,给索然无趣的生活增添一份饭桌上的谈资。

  不过自己家的女儿在夫家突然服毒身亡,这事换了谁家的父母不悲愤交加呢!所以陈博士老婆死的当天,她娘家就来了人,不过并没有怎么闹,哭了一场就回去了。但到了要出殡那天,她娘家一下就召集了一百多人,把陈博士家给团团围住了。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内容页头部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