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分享专区 > 灵异怪谈

一个通灵者儿时经历的真实鬼灵事件

2017年07月20日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内容页头部广告位

  后来我就一个班级一个班级地问那些值日的同学,有没有看到刚才经过的两个黑影。他们有的摇头,有的傻乎乎地盯着我看,有的说让我不要捣蛋影像他们值日。作者开通读者QQ交流群,群号:283783571,欢迎对通灵者及鬼灵感兴趣的朋友们加入交流。

  我把这事告诉了我妈,她听完后愣了愣,然后就神色异常地看了看我家后边那座地主的老宅子。当时我家就住在地主未拆除的老宅前边,距离不到30米。

  我妈当时警告我以后不许一个人值日,神色很郑重,把我吓坏了,所以对着我妈很认真地点了点头。

  这就是我第一次遇到的灵异事件,我当时觉得自己以后不会再遇到这种事了,可我年幼的思想太过简单了点,我不知道这仅仅才是一个开始。

  这次灵异事件并没有影响我什么,我一样屁颠屁颠地每天背着书包上学,放学写作业,然后和小伙伴们玩耍做游戏。

  那时候我们那地方还没有通电,晚上照明几乎都是煤油灯,豆大的灯光就像鬼火。所以吃过晚饭到睡觉前的这段时光就成了我们小孩子的乐园,我们聚在一起做各种游戏,最爱玩的当然就是捉迷藏了。

  农村玩捉迷藏可以藏身的地方太多了,柴禾垛、小树林、小土墙的角落里,甚至猪圈羊圈里。有一次捉迷藏,怎么都找不到我二叔家的红星,最后大人们都出来找,然后呢,竟然在村东陈大爷家的牛棚里找到了躺在母牛怀里睡着了的红星。

  那天我们像平时一样玩到了很晚,最后一次是我们四个孩子藏起来,其他几个人找。

  我带着小伙伴二岩子东找西找,最后翻土墙跳进了陈博士的家。这家男主人姓陈,由于爱耍嘴皮子,还出口成章,所以得了一个“博士”的外号。

  我们俩爬进了陈博士家的柴禾垛里,然后就紧张地看着外边的情况,深怕被小伙伴们发现。

  过了大概几分钟后,我就看见一个白影飘飘忽忽地到了陈博士家的窗台下。这时陈博士屋里还亮着灯,屋里一男一女似乎在争吵什么。

“二岩子,你看那是啥?”我低声指着白影问二岩子。

  “冉哥你可别吓唬我,俺胆儿大着呢!”他吸了一下鼻子说道。

  “你没看见?那有个白影啊!趴在窗户上那个!”我郁闷地问。

  他费力地眯缝着眼睛看了看,然后摇了摇头,说啥也没有啊。

  这时屋门突然被拉开了,陈博士骂骂咧咧地走了出来,并迅速拉开院门走了出去。接着屋里就传来了女人的哭声,悲悲切切的哭声在夜里听着有点恐怖。

  那个白影这时在窗前跪了下来,手里拎着个东西晃呀晃的,很像是一根绳子。我用手指捅了捅二岩子,让他看窗台下。他看了一会儿,再次对着我莫名其妙地摇了摇头。

  “走,跟我去瞧瞧!”我说着拉住二岩子的手就爬出了柴禾垛,直奔窗台下边走了过去。

  “喂!你在干吗?”我们走到白影面前候我开口问道。

  那白影停下了动作,我看到它手里的确就是一根绳子,朦朦胧胧的,有点不太真实。

  白影的头部被黑色的长发遮蔽着,看不到脸,它并未抬头,似乎迟疑了一下,然后突然就不见了。

  “咦!没了!”我诧异地自言自语道。

  “什么没了?冉哥你今儿咋回事啊?”二岩子茫然地看着我问。

  屋里这时发出了“哐当”一声响,我和二岩子好奇地趴在门缝往里看了去,这一看差点把我们吓死,因为看到陈博士的老婆正晃晃悠悠地吊在房梁上。

  “上吊了上吊了!快来人呀!来人呀!”我和二岩子几乎同时喊了起来,撒丫子就冲到了街上。

  很快大人们就出现在了街头,我们赶紧说明了情况,他们就立即往陈博士家里冲了去,我们也随着再次跑进了院子。

  “怎么样?怎么样?”

  “行了行了,人没事!”

  人们都松了一口气,接着陈博士老婆的哭声就从屋里传了出来。而随即一个人影疯一般扒开人群冲进了屋里,我看到正是陈博士。

  “大家都散了吧!散了吧!”郭大爷招呼着让大家都回家去吧!因为人没事,陈博士也回来了,让他们夫妻说道说道去吧。

  我们一群孩子也因此都回了家。我到家后就把自己看到的事跟爸妈说了,他们俩当时都是一愣,然后我妈就嘱咐我这事千万不能讲出去。我问爸妈自己看到的是不是鬼呀!我爸就训斥我眼花了,哪有什么鬼。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内容页头部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