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分享专区 > 灵异怪谈

揭秘民间阴阳先生不传绝密道术法决

2017年07月20日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内容页头部广告位

我呆呆的站在屋中,忘了去拿桌上的东西,惊恐的看着面前发生的一切。在我的印象中,床上那一向和蔼可亲的柳婆婆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我爸和张叔站在床沿边,张叔看着床上痛苦不堪的老人,说话的声音都开始带着一丝哭腔,转过头来看着我爸,开口问道,“二哥,你看这是咋个回事嘛,我妈她今天白天都还是好好的,怎么到了晚上就成了这么样子了呢,晚上从地里回来,整个人就变了个样子,话也不说,喊她吃饭也不迟。就晓得在满屋子打转转,一边转一边冲我笑,我还以为没得啥事就没注意,结果没想到她直接跑到厨房拿刀子往自己身上砍,但是吓得我命都快没得了,我赶紧把刀子抢下来,要是再晚一点,估计她命都没得了。”

我爸听到张叔的话,紧紧的皱着眉头,随后低头沉思了一下,抬头瞥了一眼床上依旧在奋力挣扎的老人,开口道,“看柳婶这个样子,今天肯定是撞邪了,你们今天都去哪里了?”

  张叔听到我爸的话,揩了揩眼角溢出的泪珠,回答道,“今天我们早上在屋里哪里也没去,下午到埋晓菊那里掰包谷去了,然后天黑的时候才回来。”

  我爸听到张叔的话,哦了一声,开口道,“原来你们进去去那里了,估计说不得就是晓菊在作怪了,算算时间,这离她三周年也没几天了。”张叔听到我爸的话,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接着道,“唉,谁说不是呢,当年要不是晓菊跟我妈置气,一时想不开喝敌敌畏了,她要是还活着,估计当年她怀的娃娃都能满地跑了。”我爸看着身边老友颓废的脸,摆了摆头,劝解道,“事情已经过去了,你也莫想那么多了,今天晚上先把柳婶的事儿弄好再说。”

  张叔听到我爸的话,叹了口气,点了点头。我爸看到身边的张叔情绪平静了一些,紧绷的脸也缓和了一些,开口跟张叔说道,“那你帮我从厨房拿一只碗三根筷子过来,再接一碗水我有用。”张叔听到我爸的话,点了点转身就走了。

随后,我爸转过头,看着身后一脸惊慌的我,走到了我的身边,开口喝到,“你还杵在这干啥,还不赶紧回去,这里不是你该待的地方。”我对我爸的话充耳不闻,伸手指着床上即将挣脱绳索准备坐立起来的柳婆婆,慌张的冲着我爸大喊道,“爸,柳婆婆马上要坐起来了。”

  我爸听到我的话,吃了一惊,也顾不上再训斥我,大呼了一声不好,一个健步就冲了上去,床沿的挡板几乎被我爸视而不见一般,他一个跃步冲到了床上,单膝打横,直接向床上即将挣扎起身的柳婆婆压了下去,随后,只见他手上一手捏着一个我没见过的手决,另一只手双指竖立在胸口,嘴里在急促的不知道念叨着什么。

  床上的柳婆婆被我爸压在膝下,挣脱开绳索的双手,用力的向着我爸的腿抱了过去,半身弓起,抬嘴就向着我爸的大腿咬了下午。我爸闷哼了一声,手上的动作连连变换,随后大喝了一声,“破”,比着印记的双手,直直的向着柳婆婆的天灵盖压了下去。

瞬间,只觉得一股恶心和晕眩的感觉出现在了我的身上,整个屋里,似乎有什么东西悄悄的破碎了一般,一阵狂风从屋外挂了进来,吊在房梁上的电灯,突然被狂风一吹,直接撞到了附近的横梁上,随着“砰”的一声巨响,整个屋里立马进入到了一片黑暗的世界中。

一道暗红色的光,突然从床上升了起来,急急的窜到半空中。随后,红色的光芒越变越大,短短的一瞬间,红色的圆球变成了一个红色衣服的女人飘在空中,我看到眼前的一幕,浑身就跟触电了一样,张大着嘴,一动不动地看着眼前这诡异的一幕,一股冰凉的感觉从头到脚笼罩着我的全身,在那一个瞬间,我的大脑似乎麻痹了一般,呆呆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正在这时,一道温热的感觉从下半身传来出来。。。。

  没错,确实跟你想的一样,哥哥我当时被吓得尿裤子了。你要问我为啥会记得这么清楚?你这不是废话吗,你要是也当着别人的面尿一次裤子,估计你会记得比我更清楚。在以后,我爸没少拿这事挤兑过我,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就在这一道热流,哦,不,就在我尿裤子的时候,整个人顿时打了一个激灵,感觉之前被封印的技能全部像被激活了一般。一道刺耳的尖叫声,从我的嘴里发了出来。在那以前,我从来不知道自己的嗓音会叫的这么高亢无比。我伸着手臂,浑身都在胡乱抖动着,直直的指着空中的人形说不出话来。我爸回过头,顾不上再去检查身下安静下来的柳婆婆,急急向我冲过来,可能是他习惯了我们自己家没有床沿那种款式,在他转身想从床上跳下来的时候,一只脚却挂在了床沿上。只听到“噗通”的一声巨响,然后我爸整个人,一声不吭的摔倒在了地上。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内容页头部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