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分享专区 > 灵异怪谈

揭秘民间阴阳先生不传绝密道术法决

2017年07月20日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内容页头部广告位

我应了一声,转身进到里屋去找家里的那把大黑伞,回头跟我老妈招呼了一声,撑开了伞走出了家门。盛夏的天气就跟小屁孩儿一样,说翻脸就翻脸,刚刚还是晴天,结果说下雨就下雨了,屋外噼里啪啦的雨点打在我的伞上,一走进雨中,扑面而来的就是一股股被风吹起的水汽,门口我妈对着我喊道,“看到你爸就让他赶紧回来。”我摆了摆手,畏惧的看着四周黑暗的环境,咬了咬牙,向着门前的小路奔跑了起来。

滂沱的大雨从天而降,不知从何时起,一道闪电突然出现在远处的天边,紧接着,一道轰隆隆的雷声响彻了整个天空。我举着手中笨重的大黑伞,畏惧的看着四周因为闪电的光晕而变得朦胧模糊的环境,曾经听村里老人讲过的各种各样的鬼怪故事在脑海中翻腾着,似乎他们就藏在四周的黑暗里,随时准备出来袭击我。远处的树木在风中张牙舞爪,犹如一个绝世魔王一般在黑夜中肆意的扭动着身躯,发出一阵阵绝望的嚎叫。

远处从民房里透出的微弱灯火,在这黑暗的世界中,犹如最后的希望一般映衬在我的面前,我不敢在多看四周的环境,低着头,艰难的举着伞,快步的向前面的光亮奔跑着。

  跑过了长长的青石板,我从村东头穿越到了西头,远处哗哗的流水声从雨夜中传来,我知道快到地方了,拐了一个弯,走进了一条泥泞的小路,前方一个院子顿时出现在了我的眼前。我跑到门口,用力的拍打着大门,一边惴惴不安的看着身后的夜幕一边大口的喘息着。

伴随着“吱呀”的一声轻响,院门被人从里面打了开来,头上只带着斗笠,一脸焦急状态的张叔出现在了我的面前,张叔看到门口的我,连忙把门开的更大了一些,同时一脸诧异的看着我道,“三阳,你这么晚咋来了?”我看着张叔,从门口的缝隙里挤了进去,开口回答道,“张叔,我妈回来看到外面下雨,让我过来接我爸。”张叔听到我的话,叹息了一声,关好身后的门,哦了一声,转头向着屋里走去。

我在后面连忙快步跟了上去,走到门口,把手上笨重的大黑伞收拢放到一边,就伸手去弄脚底钻进的泥巴。正在这时,屋里传来了我爸的声音,“青林啊,你去灶房给我。。。。”,我回过头,看了一眼站在我身后的父亲,唤了一声,我爸转头看着我,随后脸上的诧异变成了薄怒,开口朝着我喝道,“你这娃咋过来了?之前不是说过这段时间晚上不要出来?你又把我的话当成耳旁风了?”

  我瞥了一眼一脸怒容的老头,一边抹着手上的泥巴一边开口道,“刚才妈回来了,晓得你在张叔这边,让我过来给你送伞,喊你早些回切。”张叔看着我爸,一脸欲言又止的表情。我爸转头看了一眼张叔,又瞥了一眼站在门口的我,开口道,“你赶紧先回去吧,跟你妈讲,我。。。。。。”

“啪”的一声巨响从屋里穿了出来,我爸顾不得数落我,连忙转身向着屋里跑了进去,张叔站在边上,听到屋里的声音,脸色白了白,紧跟着就冲了进去,我呆头呆脑的站在门口,正在心里委屈着大人的不解,这是听到屋里传来的呼喊声,最终还是耐不住心中的好奇,紧接着掀开了侧房门口的布帘钻了进去。

  印入眼帘的,首先是一张古朴的大床,床上拉着厚重的文章,由于常年的使用而显得有些破旧不堪,头顶一盏昏暗的电灯吊在头顶,风从窗口吹了进来,讲挂在房梁上的电灯泡吹得不断的来回晃动,整个电灯由于电压不稳的原因而不断的时明时暗,一时之间,整个屋里到处都是不断晃动的黑影。

屋的正中放了一个桌子,桌子正中央摆放着一个瓷碗,碗里几乎全是白色的大米,三

  根清香插在碗里燃烧着,一股淡淡的檀香味在空气中漂浮着。同时桌子上还摆放着一些我平时没见过的东西,乱七八糟的放了不少,几张黄纸七零八乱在桌子上散放着。随着风在桌子上来回摆动。 

  我走到桌子边,好奇的看着桌子上的东西,下意识的伸手想去抓桌上那个造型古朴的铃铛,突然,一阵凄惨的叫声从床上穿了出来,声音直直的穿破了我的耳膜,我随着声音看去,就看到了一副特别惊恐的画面出现在我的面前。

只见在那陈旧的布幔后,一个满头白发的人,浑身就跟煮熟的虾一般蜷曲在那张古朴的大床上,一阵阵痛苦的嚎叫从床上的老人口中传了出来。只见老人浑身上下都绑满了绳索,那些毛糙的麻绳,肉眼可见的深深的勒到了肉里,整个胳膊上到处都是一片一片青紫的痕迹。左边的手臂上包着一块儿暗黄色的土布,一块儿暗红的血斑渗入到布中,在昏暗的灯光下散发着妖异的紫色。老人整个人如同疯魔一般在床上扭曲着,使劲全身力气来挣脱身上的绳索。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内容页头部广告位